新华社北京8月10日电 题:青春做伴,西部放歌——走近扎根西部建设边疆的大学生们

  新华社记者黎大东、许晟、顾煜

  青春无问西东,奋斗自成芳华。

  习近平总书记不久前给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克拉玛依校区毕业生回信:得知你们118名同学毕业后将奔赴新疆基层工作,立志同各族群众一起奋斗,努力成为可堪大用、能担重任的西部建设者,我支持你们作出的这个人生选择。

  把理想化成力量,带着知识和本领到西部、到基层、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已成为许多高校毕业生们不约而同的选择。新华社记者近日走近他们,聆听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矢志不移建设边疆的新时代青年的故事。

  选择:到西部去

  “在新疆扎根是我一生中最坚定的选择。”来自青岛的丁贵阳这样说。这个毕业季,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克拉玛依校区的丁贵阳和117名同学一起,决定留在新疆、建设新疆。

  丁贵阳说,对于资源勘查工程专业的学生来说,地质构造复杂的新疆大地是最好的实践场。“留在新疆,为国家探矿,为祖国献石油。我愿意担负起这一光荣使命。”

  西部艰苦,西部同样大有可为。因为理想、因为牵挂、因为想把自己奉献给让老百姓幸福的事业,辽阔神秘的西部,成为越来越多有志青年的择业选择。

  马立多年前就有一个支援西藏的梦。2014年,马立从太原师范学院毕业后,毅然参加西部计划,来到雪域高原。两年志愿时间,他与农牧民同吃同住,发起多项公益活动。其中,他发起成立的“拉萨市林周县爱心中转站”,共计发放衣物百万余件,与30余名孩子进行了一对一的爱心帮扶。

  两年期满,马立作出决定,扎根西藏。“我和当地农牧民百姓已经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一走了之工作不就归零了吗?”如今,马立已成为拉萨市林周县阿朗乡人民政府的工作人员。阿朗乡曾经是孔繁森同志奋斗过的地方,这让马立备感荣耀。

  马立不孤单。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全国累计招募39.2万名高校毕业生参加“三支一扶”计划,近80%的期满人员继续留在基层工作。截至2018年底,共有29万余名西部计划大学生志愿者深入中西部2100多个县市区旗服务基层。

  对于很多高校毕业生来说,选择西部,意味着选择了远方。而对于另一些家在西部的大学生来说,到西部基层去,则是走出重重高山后的回归。

  毕业于中国科学院北京纳米能源与系统研究所的工学博士赵坤,2018年毕业后选择回到了家乡甘肃,现已成为兰州理工大学青年科研骨干。“假如我们自己都不愿意回来,别人就更不愿意来了。”赵坤说,对于我来说,放弃待遇和环境更好的东部,回到西部,才是最正确和无悔的选择。

  来到、留下、扎根,高校毕业生们正为西部建设注入不竭力量。“这些大学生的到来,为基层补充了大批急需人才,有效缓解了当地人才短缺现状,为我们提供了重要的人力资源和建设力量。”共青团西藏自治区委员会权益志工部部长刘传磊说。

  奋斗:无悔韶华

  2017年的一天,广西田林县八渡瑶族乡六林村来了一位戴着黑框眼镜的斯文青年。他叫牟海迪,1994年生人,这天刚到任驻村第一书记。“这小孩能带我们脱贫?”村民们心里满是疑惑。

  两年之后,六林村人均收入比2017年提高了4000元。牟海迪用实际行动,向父老乡亲交出满意的答卷。没资金、碰钉子,山高路远、断水断电……每当遇到困难时,牟海迪说,只要能带大家致富,这都不算个事儿。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不仅在脱贫攻坚主战场,扎根西部的大学生们,正在各个领域夜以继日地奋斗,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注入源源不断的青春力量。

  2009年,刚出校门的郇志鹏一头扎进有着“死亡之海”之称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扎根大漠11年里,他时常望着窗外肆虐的风沙,看着饭菜里飘落的沙子,默念着一句话:“青年不奋斗什么时候奋斗?!”

  在郇志鹏和同事们的努力下,2019年6月23日,塔里木油田成功钻成井深8882米的轮探1井,创造了亚洲陆上最深井等七项亚洲纪录,在8000米以深超深层获得工业油气流,开辟了塔里木盆地超深层油气勘探新领域。

  在平均海拔超过4500米的西藏那曲,谈海玉已经扎根17年。17年前的那曲,医院传染科专业人才匮乏、医疗配套设施不健全,高发的结核病、肝炎等传染性疾病,时刻威胁着百姓的生命健康。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0755news.net/china/3296.html

  • 免责声明:本网站的新闻资讯页面文章、图片等稿件均为第三方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