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为只差临门一脚,却发现对面是一堵墙。“我去入职那天,他们看到我毕业证问怎么是非全日制,然后一个工作人员说,不接受非全日制。”王艺对南都记者说。在那之前,从网申到笔试,再到面试、体检,直到入职的前一天,她已经顺利通过了所有“关卡”。

  自2017年起,全日制和非全日制研究生由国家统一下达招生计划,考试招生执行相同的政策和标准,培养质量坚持同一要求。尽管一再被告知,“全”与“非全”的学历学位证书具有同等法律地位和相同效力,但作为首届非全日制研究生的王艺们发现,求学三年后等来的却是用人单位的拒绝。

  日前,以“学历不符”为由拒绝非全日制研究生报考当地教师招聘的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上了热搜。当地官方近日已就此致歉,舆论争议声中更多地方也正在致歉或拒绝致歉。而对于很多刚遭遇拒绝的“非全”研究生来说,经过这么一耽搁,剩下的选项已经不多,他们只能在疫情下的最难就业季重新踏上求职之路。

  入职时遭拒:“从来没听过‘非全’”

  “我去入职那天,他们告诉我从来没听过‘非全’。”王艺说。

  王艺是华中师范大学2017级非全日制法律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她参加了河南移动2020届校招。直到8月4日入职的前一天,王艺的求职之路还非常顺畅。

  该企业招聘信息写的是“全日制本科及以上”,她觉得政策已经出来了,用人单位应该知道改革后的“非全”是怎么回事,“2017年以后我们都是统招,自然包括全日制硕士和非全日制硕士”。

  她所说的政策,包括今年2月教育部办公厅等五部门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好非全日制研究生就业工作的通知》。这个文件强调,各级公务员招录、事业单位及国有企业公开招聘要根据岗位需求合理制定招聘条件,对不同教育形式的研究生提供平等就业机会,“不得设置与职位要求无关的报考资格条件”。

  实际上,保险起见,她在去年10月报名时就在备注栏里把自己的情况写了一遍,“我说我是2017年改革以后入学的,‘统招双证’,我的档案在学校,报到证、派遣证这些我都有”。

  报名成功之后,她参加了笔试,顺利通过。去年12月3日,她参加了面试,面试前如实递交了自己的材料,包括本科学信网证明、研究生在线证明等。今年3月16日,她顺利通过面试被录取,5月底去体检,之后是网上签三方协议。

  所有的程序都正常进行,她心想,前期自己该交的都交了,后期这么长时间,中间如果有问题,审查肯定早就发现了。8月4日,她终于等来入职的这一天,满心欢喜来到了公司。

  然而意外出现了。办理入职时,负责招聘的工作人员看到她的毕业证后皱起了眉头。“他们问怎么是非全日制,我当时就很懵,我说我从一开始就说了,你们不知道吗?他们说不知道。”王艺说。

  随后,其中一个人告诉她:不接受非全日制。

  “我们的要求就是要全日制,你不符合”

  招聘人员的质疑像一盆冷水,将她从头浇到脚。王艺认为还有“抢救”的机会,现场找出相关资料给对方解释什么是非全日制研究生,有什么样的政策,还讲自己每天和全日制同学一起上课。

  看到对方依然一脸迷惑,她随即给导师打电话求救,“导师也帮我跟对方解释了很长时间,告诉对方平时怎么上课、写论文、答辩等等,都是统一要求”。

  然而这一切还是不奏效。对方始终表示“无法理解为什么统招会是非全日制”,最终提出了解约。“我当时真的就彻底崩溃了。”她说。

  王艺的遭遇在同届非全日制研究生里并不罕见。2020届法律硕士毕业生陈羽去年底参加浙江省考,报考的是杭州市公安局某区分局的基层民警,结果笔试都过了,却被拒在面试大门之外。

  作为2016年教育部研究生改革后的第一届非全日制非定向硕士研究生,陈羽也有向报考单位科普非全日制研究生是什么的经历,而且这一科普工作贯穿这次求职经历的始终。

  他告诉南都,在报名之初,他就如实写明了自己首届非全日制非定向硕士研究生的身份,当时有工作人员专门来电问他究竟是不是应届生,陈羽拿出教育部教研(2016)2号文件等资料解释,工作人员听完之后又请示了领导,才告知他可以报考。

  7月26日,他参加了浙江省考并顺利通过了笔试。8月20日面试名单公布以后,报考单位再次来电向他确认“非全”的相关情况,陈羽又给对方“科普”,后被告知“不确定是否符合资格,需要请示上级和组织部门”。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0755news.net/china/3893.html

  • 免责声明:本网站的新闻资讯页面文章、图片等稿件均为第三方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