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又有一批药品降价了,包括二甲双胍、卡托普利、缬沙坦等药物。8月24日,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第三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以下简称集采)中选结果公布,共有55种药品191个厂牌产品中选,平均降价53%。

  自从2018年12月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在北京、天津等11个城市试点(以下简称“4+7”试点)以来,采购药品品种数达到100多种,不同厂牌产品数300多个,涉及中选企业200多家。让广大参保患者惊喜的是,每一次集采都让一些价格高但用量大的好药、大牌药大幅降价,平均降幅均超过一半,大大减轻了用药负担,比如肺癌患者一线用药原研药吉非替尼(易瑞沙),糖尿病患者一线用药原研药阿卡波糖(拜唐苹)、乙肝患者治疗用药恩替卡韦等。

  第三方评估显示,中选产品的质量和疗效已被医生和患者普遍认可和接受。对于医药行业来说,虽然经历阵痛,但是由此改善行业生态,促进良性发展。未来,将会有更多种类药品进入集采,更好地保障人民用药需求,助推健康中国建设。

  每批集采药品均降价一半多

  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带着巨额的用量,以超级团购的巨大优势,换来药品的优质低价

  福建省厦门市76岁的洪大爷患糖尿病20多年,同时患有高血压。10多年前,洪大爷开始服用拜唐苹,一个月要3盒的量,每盒90多元,一年下来要花约3300元,药费负担有点重。最近,洪大爷去医院开药发现药便宜了,一年只需花330元左右,是原来费用的1/10。“我当时问医生是不是开错药了,不敢相信。感谢国家的好政策,帮我们糖尿病患者省了钱,还可以用上大牌药。”洪大爷说。

  不仅是慢病患者,一些大病患者也因此负担大大减轻。

  辽宁省铁岭市的陈先生是一个肺癌骨转移患者,近年来一直在服用吉非替尼。2019年上半年,看到沈阳市吉非替尼每盒降到547元,比铁岭市便宜1700多元,他便找人到沈阳市买药。2019年年底,铁岭市也降价了。他算了一下,按每个月3盒用量计算,再报销56%,每个月少花5000多元,一年药费减少6万元。

  今年8月,上海市居民吴先生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同仁医院,照例开一盒治疗恶性肿瘤的醋酸阿比特龙片。他惊喜地发现,原价16268元的药品,现在只要2800元,降价超过80%,医保报销后,个人负担1100元。

  这是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带来的改革红利,惠及无数患者家庭。从2018年12月起,经过试点,国家组织各地以省为单位形成联盟,委托联合采购办公室,开展跨区域联盟集中带量采购。每个地区集合了当地公立医院药品的用量,中选药品将给予50%至80%的市场用量,同时由医保预付货款。在有一致性评价质量认证的情况下,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带着巨额的用量,以超级团购的巨大优势,换来产品的优质低价。

  数据显示,中选药品在临床受到欢迎,约定用量完成度较高。“4+7”试点一年期满后,25个中选药品平均完成约定采购量的2.4倍,中选药品采购量占同种药品采购量的78%。

  上海是“4+7”试点城市之一,也是最早做带量采购的地区。李玲是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同仁医院药剂科主任药师,同时也是上海市药学会医院药学专业委员会副主委。她告诉记者,上海执行国家带量采购配套政策做得很好,比如留有“出气孔”,可选择中选药,也可选择非中选药。医院宣传做得很到位,执行到位,即使是原研药换成仿制药,患者接受度也比较高。上海还对每批次药品用近红外光谱检测,确保质量过硬。实施以来,临床不良反应报告仅几份,认可度较高。

  不再“唯低价是取”

  高质量要求的入围门槛意味着即使中选药品价格低,质量也有保证

  每片0.15元的苯磺酸氨氯地平片、每片0.034元的对乙酰氨基酚片、每片0.014元的卡托普利片、每片0.015元的盐酸二甲双胍片……一些中选药品价格低至1毛钱、1分钱,质量是否可靠?这种集采是不是回到“唯低价是取”的老路?

  上海市医保局价采处处长龚波说,“4+7”试点中,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企业不多,加上采购试点范围不大,为体现带量规模效应,因此只有报价最低的药品获得中选资格。但从全国扩围集采开始,品种品规增加,采购量扩大到全国,根据市场竞争格局确定最大可中选企业数量,在第三批集采中,一个品种的最大可中选企业扩大到8家。参与集采的药品是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质量水平高,这种情况下的中标不同于以往不区分质量层次的“唯低价是取”。高质量要求的入围门槛也意味着即使中选药品价格低,质量也有保证。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0755news.net/china/4637.html

  • 免责声明:本网站的新闻资讯页面文章、图片等稿件均为第三方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