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义勇为扶起老人反被斥“撞人”,行车路中被恶意制造“追尾”要求赔偿。近年来,“碰瓷”行为花样百出,公众遇到“碰瓷”往往难以维权。值得关注的是,这一现象或将迎来改变。10月14日,两高一部联合印发《关于依法办理“碰瓷”违法犯罪案件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首次明确界定何为“碰瓷”,并进一步明确惩治“碰瓷”违法犯罪行为的法律适用和定罪量刑问题。

  在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阮齐林看来,《指导意见》的出台,让以往不好办、不愿办的“碰瓷”案,首次有了明确的法律依据,将有助于法律真正长出“牙齿”,严惩“碰瓷”行为,维护社会秩序,改善社会风气。

两高一部首次发文治“碰瓷”,专家:有助改变难立案、不办案

广州公交警方现场回放案件监控录像,显示高速公路碰瓷团伙作案经过。南都资料图

两高一部首次发文治“碰瓷”,专家:有助改变难立案、不办案

警方现场展示嫌疑人作案工具。南都资料图

  以往办理“碰瓷”案重视不够、理解不深、执行不坚定

  “碰瓷”是公众对上述此类社会现象约定俗成的用语。公安部法制局局长孙茂利介绍,由于以往未有法律意义上的明确定义,造成法律界限不明确,而实践中“碰瓷”行为多样,不同手法的“碰瓷”,具体性质和危害程度存在差异,依法可能触犯诈骗、保险诈骗、虚假诉讼、敲诈勒索、抢劫、盗窃、抢夺、交通肇事罪等多项罪名,各地在法律适用上亦存在差异和分歧。

  为解决这一难题,此次《指导意见》首次对“碰瓷”进行准确界定,并专门区分了“碰瓷”的具体情形,进一步明确案件的定性和处罚。按照《指导意见》的规定,“碰瓷”,是指行为人通过故意制造或者编造其被害假象,采取诈骗、敲诈勒索等方式非法索取财物的行为。

  《指导意见》还详细列举了“碰瓷”可能涉及的十余种情形,专门对实施“碰瓷”构成的犯罪进行了梳理,分类予以明确。包括诈骗类如制造假象,采取欺骗、蒙蔽手段诱使被害人上当,从而获取财物的情形,主要涉及诈骗罪、保险诈骗罪、虚假诉讼罪。另一类是敲诈勒索类。即不仅制造假象,而且对被害人或其近亲属以实施轻微暴力、软暴力或者以揭露其违法违规行为、隐私、扬言侵害相要挟,从而获取财物,主要涉及敲诈勒索罪。

  此外,《指导意见》规定了其他与“碰瓷”相关的犯罪,如采取转移注意力、趁人不备等方式,实施盗窃罪、抢夺罪;毁坏他人财物、暴力劫取他人财物,可能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抢劫罪;导致重大交通事故的,可能构成交通肇事罪;以及故意或者过失致人伤亡、非法拘禁他人、非法搜查他人人身,可能构成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过失致人重伤罪、过失致人死亡罪、非法拘禁罪、非法搜查罪等。

  孙茂利表示,此次发布《指导意见》统一司法标准和尺度,理顺案件办理流程,有利于公检法机关衔接配合,准确适用法律,规范案件办理,确保快速处理案件,依法严惩犯罪分子。

  “《指导意见》的出台,不仅给出了详细的法律依据,也释放了明确的信号,既提醒执法办案人员要重视‘碰瓷’违法犯罪行为,同时也是为其公正严明的执法撑腰。”在阮齐林看来,“碰瓷”行为过去定罪量刑上并无障碍,“但往往是执法人员重视不够,理解不深,执行不坚定。”他告诉南都,在过去办案过程中,由于缺少明确的法律依据,对于一些“碰瓷”案,警方找不到办案“抓手”,导致难以立案,不愿办案,《指导意见》将有助于改变这一现状。

  明确误杀“自己人”可定故意杀人罪,惩治地痞流氓有了新招

  近年来,故意交通肇事索赔,街上耍赖撒泼等“碰瓷”行为让被“碰瓷”的人叫苦不迭,但也有一些“碰瓷”团伙偷鸡不成蚀把米,造成“自己人”财产损失甚至人身死亡的特殊“碰瓷”案亦时有发生。该类案中,涉案人员到底应该承担何种刑事责任,一直是争议焦点。

  天津检察系统人士张桂彬、周德松曾于2017年撰文分析过一起类似的“碰瓷”案例,该案中,被告人邓某某、冷某某、唐某某伙同李某某、无名氏(已死亡)经事先预谋“碰瓷”,由邓某某驾车赶到某区内一条省道,遇刘某驾驶一辆金杯牌货车由西向东行驶,邓某某驾车在该车前面故意放慢车速度阻挡刘某前行道路,迫使刘某驾车行驶至逆行车道超车。在刘某驾驶货车超车时,李某某骑自行车后座驮载无名氏(称为:枪手)与刘某驾驶的货车对向而行,在两车相遇时,李某某用自行车故意刮蹭该车,致使无名氏被撞伤,后经医院救治无效于2012年12月17日死亡。法院判定认为,邓某某等三人犯过失致人死亡罪。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0755news.net/china/4776.html

  • 免责声明:本网站的新闻资讯页面文章、图片等稿件均为第三方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