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重返云南替战友尽孝、砸重金保护森林和野生动物的退役军人俞锦方,近日被授予全国爱国拥军模范个人荣誉称号。

  40年前,俞锦方从部队回到地方;40年过去,成为企业家的他,仍对这身绿军装有着难以割裂的情怀。

  有4年参军经历的他,离开部队后,一直以另一种方式“服役”于云南“老少边穷”地区,搞起扶贫式开发,心中那身军装从未脱下。

  看着他的战友上了前线没能回来,自己却与那场战争擦肩而过,俞锦方感恩于当年战友的庇护。

  如今,他只有一个念头,用余生所能创办退伍老兵创扶基金,实现“你为国捐躯,我替你尽孝”的无声承诺。

重返云南替战友尽孝的退役军人,被授予爱国拥军模范荣誉称号

  当了4年兵,从家到部队闷罐车走了9天9夜

  南都:上世纪70年代参军是什么样的氛围?

  俞锦方:我是浙江湖州人,1976年当兵,那时刚高中毕业。那个年代的社会氛围是“一人当兵、全家光荣”,有志青年都会踊跃报名参军,看到自己的名字在征兵名单里,整个村、整个家庭都很光荣。

  当时我是在云南的二炮部队当了4年兵,时间虽然不长,但改变了我的一生,一直以来,我把云南当成我的第二故乡。回想当年的军旅路,时隔40年仍印象深刻。

  我是一名农村兵,1957年出生,第二年就赶上闹饥荒,家里一贫如洗,母亲讨饭养我。我父亲过去在旧社会给别人打长工,对新社会特别感恩,当我上车离家那一刻,父亲冲上去跟我说了一句话,“在部队一定要好好干”。这句话成为我在部队好好表现的动力。

重返云南替战友尽孝的退役军人,被授予爱国拥军模范荣誉称号

新兵下连,俞锦方分到卫生队当卫生员。

  从家到部队,要坐9天9夜的闷罐车,车辆一路开到云南边境地区。出发两三天,身边有的新战友就受不了。我本身在农村,生活条件比较差,一路上有咸菜、馒头,能吃饱,我很满足。一路上闲着没事,我吹笛子给大家听,战友们有的跟着节拍鼓掌,有的和着笛声一起哼歌,车里的气氛渐渐活跃起来。

  新兵训练的时候,我因为表现不错,得到班里的信任,被任命为副班长。本来一个班编制12个人,但我们班多了一个人。13个人12条枪,平常训练我把枪让给别人。大家休息时我再练瞄准,最后打靶时我成绩还不错。

  后来新兵下连,我分到卫生队当卫生员,学的是护理专业。我当兵时并没有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立功受奖,都是无数小事累积的结果。在卫生队4年,连续3年立三等功,9次获嘉奖。

  往自己身上练习静脉穿刺,“一针成名”

  南都:作为一个4年兵,怎么能获得那么多荣誉?

  俞锦方:那个时候年轻人到了部队,要争取进步。我第二年入党,平时工作学习处处跑在前面。

  一开始我对医学一无所知,一切专业知识都从零开始。上岗前,部队对新卫生员进行为期半年专业培训,最难的是静脉穿刺。为了积累实践经验,教官提倡新卫生员之间互相扎针。开始我有点晕血,教官给了一瓶红墨水,让我有事没事往自己手上、腿上涂抹,天天能见“血”,很快就克服了晕血的问题。

  由于我手生,总也扎不上,给自己的战友带来疼痛,我心里很难受,改拿自己做试验,每天往手背、胳膊上扎七八针,整个手臂扎得又青又肿。

  集训结束时,我学会了静脉注射,考核第一名。

  我所在部队是工程部队,一线施工的战友非常辛苦,也非常危险,有人生病或受伤来卫生队打点滴时,我都尽最大努力扎好每一针,绝不给他们带来额外痛苦。

  一个偶然机会,我“一针成名”。那天,驻地老百姓家的小孩子发高烧,到队里打点滴,值班护士扎了两针也没扎进去,孩子疼得哇哇大哭。他急得喊我:“俞锦方快点来啊。”我过去,一针就给扎上了。这下我可出了名,部队和地方的人都知道我技术过硬,打针的时候点名要我扎。

  因为我的手臂总是青肿着,练扎针的事被队领导知道了,了解情况后,他们把我树为典型,让卫生队官兵向我学习。到了部队第一年,我第一次荣立三等功。

  卫生队相当于一个小型的医院,病号比较多,任务繁重。那个时候除了完成护士基本工作外,我还跟着医生自学中医,我那个时候能够掌握400种中药,这个在卫生员当中也是少见的。空下来还帮助医生X光拍片、X光洗片。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0755news.net/china/5331.html

  • 免责声明:本网站的新闻资讯页面文章、图片等稿件均为第三方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