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请就位》第二季11月21日上线的第八期节目里,发起人大鹏执导的“天使剧本”《花木兰》将和陈凯歌、尔冬升等四位导师的影视化作品一起呈现,也由此“解锁”了他在节目中作为导演的隐藏身份。

  此前节目里虽然也呈现了大鹏带着演员排练的一些内容,观众还是更多地把他看成单纯的节目主持人。因此,他在节目里一些直接表达个人立场和观点的言论,被认为有失主持人应当秉持的中立,在网络上引发了争议。

  大鹏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他不觉得委屈,甚至会跟观众站在一起挑自己的毛病,他只是觉得有遗憾。他也承认自己的情绪不可控制地受到了舆论的影响,尤其录制第九期节目的时候甚至不能完整地组织起语言,每次想说点什么就仿佛看见弹幕在飘:“舔狗舔狗舔狗!挑事挑事挑事!绿茶绿茶绿茶!”

  

\

大鹏执导《花木兰》。 关键词:节目争议

  有争议接受结果,没有委屈只有遗憾

  《演员请就位》第二季中,大鹏几次引发舆论争议都是因为他旗帜鲜明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比如:当李诚儒和郭敬明就某个问题产生分歧时,他选择认同其中一位的看法。在观众看来,这样的公开“站队”有失一位节目主持人应当秉持的中立立场。

  实际上,《演员请就位》第二季主创和大鹏本人对他在节目里的身份定位远比“主持人”更多元。企鹅影视坐标系工作室负责人、《演员请就位》第二季制片人徐扬之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节目组对大鹏的定位是发起人,不是主持人。前期,他帮助演员适应角色,后期天使剧本部分,他作为导演在创作上实现专业表达。

  

\

大鹏在节目里有多重身份。 在节目组邀请他加盟的前期沟通过程中,大鹏也知道他在节目里身份不是主持人。“我觉得自己不是来主持的,而是帮助这些演员们的,我也作为导演参与节目。我帮演员导戏、排练,送他们去导演组;然后也作为导演参与捞回被淘汰的演员。在这样的认知和依据下,我才做了那样的事、讲了一些比较直接的观点。”

  面对身份认知偏差导致的舆论批评,大鹏并没有觉得委屈。“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大家之所以这么讨论我,其实是有原因的,因为他们看到的就是那样。那些事情是我做的,话也是我说的,我会去检讨我哪儿说的没那么好,我也会和观众站在一起,挑这个人(大鹏)在舞台上的毛病。所以我理解他们为什么这么说我。” 但是大鹏有遗憾,遗憾于节目时长有限,很多幕后的内容都不能得到完整的呈现。“我们参加一次录制大约3天的时间,我有两天都在帮演员排练,有一天在舞台上参与了主持工作,但节目里对于幕后的部分没办法完整呈现。如果这部分也被看到,那大家可能就会比较立体地去评判我在节目里的身份定位。”

  但他也理解,毕竟参加节目的有40位演员,4位导师,1位特约嘉宾李诚儒,后期还有11个制片人,加上大鹏自己,这么多人想要在有限时长里都能得到丰满的展现是不可能的。“你也不能要求观众是上帝视角,要求他清楚所有的事情,知道我其实不是主持人,还干了这些事儿。”

  情绪影响了语言表达,仿佛看见弹幕在飘

  大鹏能够理解为什么自己在节目里的言论会引发这么大的争议,也接受被观众批评的结果,但他的情绪还是无可避免地会受到影响。“没有人愿意被别人骂的,当批评的议论排山倒海扑面而来的时候,我的心情还是会受到影响。”

  大鹏说,《演员请就位》第二季开播时,实际上已经录完5期了。第9期录制的时候节目播出了三期,正是舆论抨击最猛烈的时候,他在录制现场的舞台上经常会有手足无措的感觉。 大鹏平时是个说话非常有条理的人,但第9期录制站在舞台上,他发现自己没有办法正常组织起完整的语言,经常把主谓宾搞错。他承认自己当时不由自主地想得挺多,每次要想说点什么,就好像总是能够看到评论的弹幕在飘。

  “当我想要肯定一个表演成功的时候,仿佛看到弹幕说:‘舔狗!舔狗!舔狗!’当想要指出某个表演是有遗憾的,弹幕已经开始说:‘挑事!挑事!挑事!’当我试图想跟大家说演员其实很不容易的时候,就是——‘绿茶!绿茶!绿茶!’” 意识到情绪有点控制不住,大鹏在台上想得最多的就是赶紧把这期节目的流程顺利走完。他后来甚至反思,自己当时是不是魔怔了,是不是有点太受舆论的影响了?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0755news.net/ent/5853.html

  • 免责声明:本网站的新闻资讯页面文章、图片等稿件均为第三方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