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诉状,特斯拉就将美国政府告上了法庭,这场始于两年前的恩怨仿佛到了该算账的时候:彼时,中美贸易摩擦正盛,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肆无忌惮地挥舞关税大棒的时候,特斯拉等一众企业惨遭波及。停止对华进口零部件征税,返还已缴纳税款,这是特斯拉的诉求,可能也是包括福特等在内的大约3400家美国企业的诉求。

  旧账新算

  “钢铁侠”马斯克这次杠上了特朗普。当地时间23日,多家外媒报道称,特斯拉已在美国纽约的国际贸易法庭对美国政府提起诉讼,旨在阻止特朗普政府对电动汽车制造商从中国进口的零部件征收关税。特斯拉的目的十分明确,在诉状中,特斯拉不仅要求法院判决该关税违法,同时还要求美国政府返还已经支付的税款以及产生的利息。

  连本带利地还钱,这似乎是特斯拉传递出的最明显的信号。“征税是专横且任性的,是对自由裁量权的滥用”,在给美国国际贸易法庭的诉状中,特斯拉如此说道。按照特斯拉的说法,美国贸易代表在做决定时没有给予企业真正意义上对清单作出评价的机会,也没有将客观事实和所做的选择理性地联系在一起。

  根据CNBC的报道,特斯拉提到的两笔关税分别于2018年和2019年生效,前者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25%的关税,后者对12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7.5%的关税。而这两份清单中包含了从原材料到电子元件的非常具体的类别,但特斯拉的诉讼并没有说明特斯拉对哪些产品支付了关税,也没有说明支付了多少关税。对于关税造成的损失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特斯拉,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此外,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也被明确列为被告。两年前,特朗普让“鹰派”的莱特希泽取代“鸽派”的美国财长姆努钦,主导了此次中美贸易谈判。而特斯拉也与莱特希泽恩怨颇深。2019年,美国贸易官员便拒绝了特斯拉就Model 3汽车电脑和屏幕豁免关税的申请。

  但在特斯拉看来,这样的关税无异于断其财路。特斯拉在申请中提到,提高这一特定部件的关税,会增加成本并影响盈利能力,从而对特斯拉造成损害。由于Model 3汽车电脑的复杂性,以及特斯拉指数级增长所需的苛刻时限,特斯拉无法找到其他制造商来满足要求。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网站,特斯拉在2019年也就人造石墨、氧化硅和门环定制焊接板申请了关税豁免,但这三项豁免均于2020年8月到期。

  激起众怒

  特斯拉并不是唯一一个作出这样选择的企业。据科技媒体Techcrunch 23日的消息,本周,包括沃尔沃、福特、梅赛德斯-奔驰在内的汽车品牌已经先后起诉了美国政府的贸易代表。“特朗普政府发起了一场史无前例、无边界、无限制的贸易战,影响到从中国进口的逾5000亿美元的产品。”在诉讼文件中,梅赛德斯-奔驰直言。

  汽车行业揭竿而起,或许并不令人意外。以特斯拉为例,其涉及的直接、间接供应商超过130家,其中中国企业占据一半以上。眼下又是特斯拉上海工厂如日中天的时候,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特斯拉所交付的90891辆电动汽车中,有29684辆是产自上海工厂,占到了该季度特斯拉电动汽车交付量的32.6%。在此背景之下,横亘其中的关税自然难让特斯拉咽下这口气。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研究院研究员赵萍也表示,美国加征关税会波及企业的原材料进口和产品出口管制。比如在汽车行业,美国加征关税之后,会导致特斯拉等企业的产品在反销美国时面临高额关税,严重削弱了特斯拉在美国本土市场的竞争力。

  事实上,早在2018年,通用汽车就曾在一封提交给美国商务部的文件中警告称,征收汽车关税将推高进口零部件的成本,削弱该公司在面对外国汽车厂商时的竞争力,同时还有可能使通用汽车在其他国家遭到报复。根据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的数据显示,通用汽车旗下的雪佛兰Traverse、别克Enclave、GMC Acadia虽然都在密歇根生产,但是仅有57%的零部件来自美国或加拿大。

  值得注意的是,那一年在汽车行业纷纷上书特朗普政府加征关税“损人不利己”的时候,横亘在汽车行业面前的还不只有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美欧之间也正因为关税摩擦而越闹越僵。当时,特朗普正威胁将对所有欧盟组装的汽车征收20%的关税。

  对于胜诉的可能性,赵萍提到,也有一些企业胜诉的案例,如果胜诉的话,不一定会动摇关税政策,但企业可能会获得关税豁免。因此,在面临美国滥用贸易救济手段、实施贸易保护主义的情况下,企业有一线希望借助法律手段来维护自己的权益,通过起诉的方式来获得关税的豁免。

  失道寡助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0755news.net/finance/4335.html

  • 免责声明:本网站的新闻资讯页面文章、图片等稿件均为第三方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