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的奢侈生活,便是在一小院里养花养菜养鸡养鸭,在微笑里、在精神明亮处,养一只清澈的小鹿。任一墙之外,世事飞沙走石狼烟起,光阴千军万马浩荡荡。”

这个网上流传度很高的句子,被不少京郊民宿用作“宣传语”,这也的确击中了不少都市人的心。周末、假期,到京郊住民宿渐渐流行,在疫情防控、“非必要不出京”的背景下,民宿生意愈发火爆。

不过,刚刚过去的双节假期,不少市民吐槽,这“奢侈生活”消受不起了:民宿价格飞涨,质量良莠不齐,还有不少农家乐准备“翻牌”民宿,进场赚钱……

急功近利显然与民宿标榜的淡泊悠闲相悖,长此以往,民宿火爆,只能是虚火一场。

报价高于星级酒店

“门头沟紫旸山庄一个五居室的院子,国庆假期每晚15000元!这哪儿还是民宿呀,价格一点不亲民。”市民赵先生抱怨。

不仅仅是赵先生,刚刚过去的假期里,吐槽民宿价格飞涨的市民不在少数。记者查询发现,网红民宿或是稍有点儿知名度的民宿,双节假期价格均有上涨,一间双人房一晚2000元左右只能算是中档水平;有三四个卧室的院子三五千起步,甚至一晚上万。例如房山姥姥家民宿,三居室院子,一晚报价3680元。延庆百里乡居,“核桃院”四居室,一晚报价9600元。怀柔三卅民宿,豪华双人套房,一晚报价3886元;一套奢华别墅,三个房间能住5个人,一晚报价8836元……

这些民宿的报价,已普遍高于市内的高星级酒店。

一位民宿主告诉记者:“每个民宿都是独一无二的,我当然希望懂我的院子、能够欣赏我的院子的客人来住,所以定价是我选择客人的一种方式。我认为愿意出到这个价位的客人,才是我的目标客户群。我不需要用低价策略来吸引客人。”

●专家:为快速收回成本

“如果只满足住宿功能,买一个休息睡觉的空间附带一些商务功能,在北上广中心区域,350元到400元一晚就能住得很好。搬到乡村来,附加了美景,再加300元,一晚700元到800元的定价是合理的。”九源设计院院长江曼说。

“不过,”江曼话锋一转,道出了民宿圈定价的“小秘密”——大多数民宿不是按照能提供的服务定价的,而是按照收回成本的目标倒推定价。“比如投了几百万、上千万元开发一个院子,三到五年要收回成本。按京郊民宿目前平均入住率33%来计算,一年能挣钱的时间就一百来天,所以只有定高价,才能快速收回成本。”

“行业发展早期,京郊民宿不多,卖的是稀缺,定价也会任性一些。”一位民宿行业投资者告诉记者,但随着投资热钱的涌入,稀缺变饱和,价格就会出现回落。目前,京郊民宿投资热情高涨,供应也在趋向饱和。“如果不遵循市场规律,一味定高价,自身又没什么特色,就会很快失去消费者,也会扰乱民宿的健康发展。”

农家院“翻牌”变民宿

看到民宿定价高,客人络绎不绝,一些农家院、民俗户也跟着装修改造,一些闲置农舍也被利用起来,装修得“豪华”点儿,再起个文雅的名字,“翻牌”民宿,对外经营。

假期,市民王先生在网上预订了位于怀柔区河防口村附近的茶马古道民宿,看照片拍得有情有调,到了才发现就是一个农家院,二层楼,楼顶加盖了露台。“8个房间,每个房间的床品花色都不一样;客人可以使用厨房,但卫生实在是不怎么样。”王先生说,这次“民宿体验”让自己和朋友几家人大失所望,“这能算‘民宿’吗?”

●专家:盲目跟风可能血本无归

业内专家担心,一些经营者眼热“民宿生意”跟风进场,盲目升级,后续又没有文化内涵的导入,缺乏运营和持续投入的能力,将可能面临无法收回投资,难以维持的风险。

有一些挂着民宿牌子的项目实质上是“精品酒店”:环境设施精雕细琢,但没有文化体验内容。“长期看,消费者不会只为住宿功能高价买单。”江曼说。

早期的京郊民俗户在内涵上更接近民宿。但酒店产品通常五年就进入一个装修期,而个体经营业态很难留下维修基金,导致经营难以为继。

好店重视文化体验

在民宿行业,有“京郊民宿看怀柔,怀柔民宿看渤海”的说法。据不完全统计,怀柔渤海镇现有民宿品牌107家,发展水平良莠不齐。经营得好的民宿,往往都重视文化体验。

一家位于响水湖景区的山居,是一位儿童文学作家开办的,客人入住期间,每天都有茶艺、插花、书法、国画等的讲授和体验活动,作家本人大部分时间也住在山居里,不与预订平台合作,一年四季也不愁客人。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0755news.net/finance/4730.html

  • 免责声明:本网站的新闻资讯页面文章、图片等稿件均为第三方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