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韧爽口的米粉,配上酸笋、花生、腐竹、萝卜干等辅料,加入时令青菜,再淋上鲜美的螺蛳汤……2020年,螺蛳粉无疑是整个食品行业最受关注的产品之一。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广西柳州螺蛳粉逆势而上,成为全国热销产品。业内人士认为,袋装螺蛳粉的面世,使原本只能“现煮堂食”的柳州螺蛳粉从“路边摊”走进了工业园,实现工业化生产,这使螺蛳粉具备了搭乘互联网快车的条件,螺蛳粉从以前只能在柳州品尝到的地方特色小吃,变身为可以快递的“地道美食”。

  网络走红 大品牌纷纷进场

  柳州市商务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袋装螺蛳粉产值已达到49.8亿元,预计全年将达90亿元。上半年,经柳州海关检验合格出口的螺蛳粉是去年出口总额的8倍之多。

  今年10月,肯德基宣布推出新的快煮预包装食品系列产品,其中便有鸡肉螺蛳粉。有网友感叹:“没想到我也有在肯德基吃螺蛳粉的一天。”在此之前,元气森林与好欢螺推出了联名款螺蛳粉,李子柒、良品铺子、三只松鼠等也推出各自的螺蛳粉产品。今年疫情期间,有关柳州螺蛳粉的话题,两个月10次登上热搜,阅读量超10亿;一些网红主播,靠卖螺蛳粉吸粉无数;网友集体催货,呼唤“螺蛳粉自由”……

  “螺蛳粉火了,竹笋都跟着涨价。”广西柳州市柳南区太阳村镇百乐村村民黄继华扬起袖子将满脸的汗水和竹笋壳往外一甩,咧开嘴笑起来。他预估自己今年卖竹笋的收入将超过20万元。

  竹笋是螺蛳粉的原材料之一。百乐村种有5000多亩竹子。今年他们迎来了当地历史上最好的竹笋行情:平均每斤卖价比往年高出近0.5元,老板们抢着拿货。

  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许多行业受到打击,但柳州螺蛳粉却一路飘红,逆风而上。

  打开某电商平台,经营螺蛳粉的网店,月销量动辄数十万单。此外,网络主播李佳琦,2分钟内售空26000箱螺蛳粉;娱乐明星陈赫的直播首秀,短短8分钟售出6.6万袋螺蛳粉,成交额超百万元。

  “3月初,我们的订单已经排到了五六月。因为产能不足,供不上货,购物平台上的旗舰店一个月退款1500多万元,客服还得逐单解释原因。”广西螺霸王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姚汉霖很早就感受到了压力。

  面临同样境地的还有广西中柳食品科技有限公司。去年10月开始,中柳公司开始与李子柒合作。

  最初谈合作时,双方心里都没底。“当时想着一天能够卖到3万包就很不错了。”中柳公司总经理韦杨年说,没想到,今年上半年这个数字翻了近10倍。最火爆时,仅李子柒这个品牌,3天就卖出了500万包螺蛳粉。

  面对“全网催货”不断加单,韦杨年将工人数量扩充了一倍,生产线三分之二用来生产李子柒的产品,公司自有品牌销量也在不断上涨。

  “实体店停业或限制营业之后,多数客源被预包装螺蛳粉分流。预包装螺蛳粉的发力平台在互联网,直播带货和热门话题看多了,人们难免要亲自试试。”柳州市螺蛳粉协会会长倪铫阳说。

  深化供给侧改革以创新驱动产业前行

  多位受访对象认为,近些年柳州通过推动螺蛳粉从“现煮堂食”到“袋装速食”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螺蛳粉打下了“走红”的基础。

  2014年,在柳州,几个生产袋装螺蛳粉小作坊悄然出现,打破了长期以来螺蛳粉只能“现煮堂食”的局面。

  广西中柳食品科技有限公司合伙人罗金波回忆,当时的袋装螺蛳粉几乎全是小作坊生产的,“租下一间房子,关起门,就在里面炒料,有的用塑料袋和瓶子包装,保质期最多不超过10天,然后冒着被查封风险去发快递。”罗金波说,有些小作坊,还因为炒酸笋的味道太重,差点和邻居打起来,有的因为卫生问题,被执法部门查封。

  “但柳州外出务工的人很多,当时在其他省份,还很难见到螺蛳粉的影子,市场上对袋装螺蛳粉的需求还是比较强烈。”姚汉霖说,市场出现需求,总会有人想尽办法满足,针对性地开发产品。

  “一些有长远发展意识的作坊老板,想到去申请办证生产。”罗金波说,但当时没有螺蛳粉生产标准,“办不下证,大家还是关起门来搞,政府部门也很头疼。”

  “到2014年底,当时生产袋装螺蛳粉的小作坊,可能有40多个所谓的品牌。”倪铫阳说,在旺盛消费需求的带动下,越来越多的生产者如雨后春笋,一下子都冒出来了,野蛮生长。

  柳州市商务局副局长贾建功说,彼时柳州已经察觉到,这是一场关于“粉”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既要引导这些生产者走向标准化规范化,又不能把它们管死。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0755news.net/finance/5124.html

  • 免责声明:本网站的新闻资讯页面文章、图片等稿件均为第三方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