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云南楚雄:一起违背“自愿原则”的调解案 致民营企业濒临破产

  日前,本报对“云南‘民企股权转让遭遇空手套'法院调解遭质疑”进行了独家报道后,该民营企业的生存困境不仅成为关注焦点,同时生存和发展也再次受到社会广泛关注。

  楚雄州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楚雄中院)也对该备受质疑的调解案【 (2018)云23民初25号】启动了“信访核查”程序,表示将尽快给涉案民企一个答复。然而,令人不解的是,近三个月以来,楚雄中院针对该案的听证会已经进行了数次,但核查结果却一直未予公布。

  始末原由

  2016年1月1日,甲方(转让方)妥甸酱油公司、乙方(受让方)张超、丙方(标的公司)东和大酒店经协商,达成股权转让协议。

  《协议》内容中表述:乙方愿意作价人民币6000万元(不合税)受让甲方持有的丙方100%股权。股权转让的期限、方式为自协议签订之日起10日内,甲方将丙方49%的服权转让并办理工商变更登记至乙方名下,同时将丙方的法定代表人变更为乙方;自本协议签订之日起30日内,支付第一笔股权转让款1000万元;180日内支付第二笔股权转让款4000万元;360日支付第三笔股权转让款人民币1000万元;自乙方向甲方付清全部股权转让款项之日起10日内,甲方将剩余的丙方51%的股权转让并办理变更登记至乙方名下,并且甲方应向乙方全部转移丙方有关资料、合同、证照、公章。

  且约定2016年1月1日之前酒店的债权债务,均由妥甸酱油公司负责,而东和大酒店装修债务形成于2011至2013年期间,张超根本无权干涉。但是张超却未按约定支付6000万元股权转让款,东和大酒店于 2016年7月起停止向其发放工资,同时召开股东会免除了其法定代表人资格。自此,张超脱离东和大酒店经营。

  根据《股权转让协议》第六条约定,张超应在公司催告后5日内向原股东归还股权,并变更法定代表人。但经多次催告,张超均予以拒绝。2017年10月,东和大酒店原股东妥甸酱油公司向楚雄州双柏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17)云2322民初474号】,要求与张超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变更法定代表人资格及归还股权等。2018年3月21日,双柏县人民法院对该案进行公开审理。庭审中,张超对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变更法定代表人资格及归还股权均予以同意,双方就相关争议达成一致意见。

  而且,自2018年3月21日之后,张超从未对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变更法定代表人资格及股权提出任何异议。

  但是张超却私刻东和大酒店公章与2018年6月代表东和大酒店和康源公司再楚雄中院达成一笔550万工程款和300万违约金,形成总计850万元《民事调解书》(2018)云23民初25号。而东和大酒店直到账户被查封才知道此事。

  调解案违背“自愿原则”

  据东和大酒店负责人介绍,2018年3月21日之后,张超不管是表象还是法理上,都与东和大酒店没有任何关系,也不能代表东和大酒店做任何事情。楚雄中院于2018年6月6日作出(2018)云23民初25号《民事调解书》,“足可证明张超的恶意行为”。

  此外,张超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私刻东和大酒店公章与康源公司调解案都是其母亲苏小凤一手操作,自己并不清楚。而苏小凤和东和大酒店没有任何关系。

  “而且东和大酒店自始至终不知道该调解案的存在,直至酒店账户被法院查封才知道‘被调解’”,东和大酒店负责人如实说。

  相关法律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中表述,如因当事人表达能力限制或者其他因素的影响,使得调解协议的内容并非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时,人民法院经过审查后应当不予确认该调解协议的效力。无论是程序上的不自愿还是实体上的不自愿,均属于调解违反自愿原则,都可以据此提起再审。

  根据《民法总则》第一百七十一条的规定,张超在代理权终止后,仍代表东和大酒店与康源公司达成调解,属于典型的无权代理,对被代理人即东和大酒店不发生效力。不仅如此,根据现有证据,张超与康辉公司达成的民事调解书,明显违反了东和大酒店的“自愿原则”。楚雄中院启动了信访核查程序,应尽快将核查结果通知当事人。核查中,如果楚雄中院发现张超与康源公司存在恶意串通行为,则该案可能涉嫌虚假诉讼,张超与康源公司则涉嫌虚假诉讼罪,楚雄中院需将该案移交公安机关进行刑事追责;如果康源公司对于张超的无权代理行为并不知情,则楚雄中院或上级法院可以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启动再审。

  律师调阅案卷 签收人成谜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0755news.net/finance/5165.html

  • 免责声明:本网站的新闻资讯页面文章、图片等稿件均为第三方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