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人民日报海外版关注四十年光阴里的深圳故事

9月3日,人民日报海外版05版刊发题为《四十年光阴里的深圳故事》的文章。

人民日报海外版关注四十年光阴里的深圳故事

人民日报海外版2020年9月3日05版

四十年光阴里的深圳故事

1980年8月26日,深圳经济特区成立。

40年来,这片沿海地块以惊人速度成长,一跃成为1300多万常住人口的国际大都市。

40年来,一拨拨人,和深圳一起成长,写下了属于个人,属于中国,甚至属于世界的传奇。

40年光阴里,深圳有太多故事……

任正非:21000元注册了华为

1983年,一位普通的退伍军人转业到深圳。4年后,他成为千军万马创业大军中,一匹不那么年轻的马。

他叫任正非。1987年已43岁的他,绝对属于“高龄”创业者。用21000元,他注册了华为,一脚踏入通信领域。

在深圳这座年轻的城市,英雄不问来路,更不问年龄。

那年月,通信行业对任正非的技术要求倒是不高。他所做的是,以买卖交换机设备为生,从香港买来交换机,卖给县级邮电局和乡镇、矿山。

起初,华为看上去与改革开放之初很多小公司并无区别,“十几个人,七八条枪”,既无产品,也无资本。

只是,它在深圳,它有一位野心勃勃的创始人。“我是一个人创建了华为,当时在中国叫个体户,想组织千军万马,是有些狂妄,不合时宜,是有些想吃天鹅肉的梦幻。”

一些老华为人会讲这么个故事。

有一天午饭时间,大家正在餐厅吃饭,任正非从厨房快步走出来,挥舞着锅铲冲员工们演讲——20年后,华为将是世界级的大公司,全球通信行业四分天下,华为有其一。

仅仅半年后,他就改口了——“全球通信行业三分天下,华为有其一”。

起步10年之后,这家企业开始瞄准创新。

“十多年前我听说贝尔实验室一天发明1项专利,现在每天平均3项,实在太了不起了!”这番话,是任正非1997年访问贝尔实验室时说的。

时移世易,如今华为在全世界范围内的研发力量早已远超之。

任正非说,华为每年研发经费投入已经达到150亿至200亿美元,未来5年总研发经费会超过1000亿美元。早在2018年,全球企业研发投入排行榜上,华为已高居中国第一、全球第五。

今天的华为,有15000多位从事基础研究的科学家和专家,负责“把金钱变成知识”;60000多位应用型人才则开发产品,负责“把知识变成金钱”。

从模仿到并行再到超越,这既是华为的创新史,也是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史。

如今,华为在世界范围内已经有了18万员工,在通信领域早已实现了当年的梦想,不但三分天下,还排名第一。

这是40年来,深圳最典型的故事,从无到有的故事。其他很多企业也许没有华为这样的规模,但有着类似的轨迹。

深圳企业的成功,不只有开头和结果,更有艰苦的奋斗过程。华为的企业管理哲学是——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长期坚持艰苦奋斗。乍一看无甚新鲜。然而,说易行难。

就一句“以客户为中心”,华为论述了几十年之久。如今,华为的办公室遍布世界各地,相应指挥权也并不留在深圳,而是“让听得见炮声的人来决策”。它们跟客户贴得这么近,始终感知客户需求,然后最大限度地满足客户。

“以奋斗者为本”,更不是句空话。用任正非的话说,“华为初创时期,我每天工作16小时以上,自己没有房子,吃住都在办公室,从来没有节假日,想想这是十几万人20年的奋斗啊!”

“长期坚持艰苦奋斗”,是奋斗者在时间维度上的延续。从任正非发给员工们的文章题目便可窥见一斑——《狭路相逢勇者胜》《在自我批判中进步》《反骄破满》《华为的红旗能打多久》《华为的冬天》《活下去是企业的硬道理》……

彭颂望:从爸爸修自行车说起

1974年出生的彭颂望,老家在广东河源农村。在他的回忆中,家乡人多地少,一家人靠种田为生,常常吃不饱饭。

1984年,彭颂望的父亲决定来特区闯闯。夫妻两人带着四个孩子,来到深圳罗湖,在东门租了一间店铺,做自行车维修生意。

“那时候‘三天一层楼’的国贸正在建。”彭颂望说,1984年深圳根本没几栋高楼,深南大道还是一条土路。如今已是深圳中心区的皇岗、岗厦,当时都是农田。

1987年,彭颂望到宝安西乡读初中时,偶尔也会到父亲的店铺。当时,从西乡到罗湖只有一条铺满碎石子的土路。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0755news.net/shenzhen/3875.html

  • 免责声明:本网站的新闻资讯页面文章、图片等稿件均为第三方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