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圳客户端•深圳新闻网2020年10月22日讯(深圳特区报记者 戴晓蓉)心脏是人体中需要血液量非常大的一个器官,它在给全身供血的同时自身也需要血液供应,心脏上共有3条冠状动脉,只要其中任何一条冠状动脉发生堵塞(即心肌梗死),就会迅速导致局部的缺血、坏死。而心脏破裂是心梗引发的一种致命并发症。

前不久,48岁来自东莞的范先生(化名)即不幸突发心肌梗塞致心脏破裂,幸运的是,他被香港大学深圳医院(以下简称“港大深圳医院” )急诊科收治,并经该院ICU、心脏外科、心内科、医学影像科、麻醉科、临床微生物及感染控制科、科、物理治疗部、神经内科等多学科团队携手开展一系列救治,现已安全从“鬼门关”回来。

患者的成功救治离不开多学科团队协作的力量。自2012年7月开业,港大深圳医院即大力推行多学科团队协作模式(Multiple Disciplinary Team,MDT )针对某一疾病进行临床讨论会,从而制定出治疗方案。2019年6月,医院正式开放多学科联合门诊。同时,医院未来二期建设还将打造多学科中心,坚持以病人为中心和以多学科专家组为依托的诊疗模式有机结合,保障患者能够得到最规范化的诊疗方案,造福深圳市民。

心脏破裂死亡率达八成,港大深圳医院多学科携手“鬼门关”抢人

东莞48岁男子突发胸痛疑心脏破裂

48岁家住东莞塘厦镇的范师傅尚在年富力强的阶段,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会患上这个凶险的病。8月26日下午两点,他在工作的过程中突然感觉胸闷胸痛,以为只是小毛病,便随便去药店买了张膏药外贴在胸口。凌晨时准备入睡,在去上厕所的途中妻子听到“噗通”一声,只见范师傅已经昏厥在厕所门口。

妻子立即拨通120急救电话,当镇上的救护车赶至家中时,范师傅已经苏醒过来了,但依旧唇色苍白大汗淋漓,胸痛不止。送至当地医院抢救后,初步诊断为急性心梗,已伴有心包积液,怀疑心脏已经破裂。主刀医生从手术室出来,告知范师傅妻子,现在只有送到大型三甲医院做心脏外科手术,才可以救回她丈夫的性命!

通过联系转诊,患者被紧急送到港大深圳医院急诊科,范师傅的妻子跟随救护车,一路忐忑地从东莞来到深圳福田。

半小时两次心肺复苏心脏破口约8mm

8月27日早上七点到达港大深圳医院时,范师傅已陷入深度昏迷状态,并出现心脏骤停、血压监测不到、颈静脉怒张等危急情况。急诊科联手心内科医生迅速展开抢救,半小时内进行了两次心肺复苏,同时进行气管插管、升压药维持血压等措施,以维持病人生命体征,一次又一次从“鬼门关”抢人。

随后将患者直接转入ICU重症监护中心,由ICU及心脏外科医生继续抢救,经诊断后,疑右心室侧壁心尖部有小破口同时伴有心包腔积液填塞。在医学影像科超声医师精准定位引导下,心脏外科副顾问医生张浩迅速开展心包穿刺引流,血压和心率很快恢复,颈静脉压力也明显降了下来。然而,心脏的破口始终有血液不断涌出,患者的血流动力学仍然处于极不稳定的状态,需要ICU医护人员谨慎地持续控制心包穿刺引流量。

经ICU、心脏外科、心内科医生开展多学科协作讨论,同时与家属沟通病情后,决定使用体外膜肺氧合(Extracorporeal Membrane Oxygenation,ECMO)以维持患者生命。由于患者心包填塞情况越来越严重,随时可能造成心脏再次停跳,ICU医护人员在抢救的同时,还要分工明确地熟练操作ECMO上机流程,最终,患者的血流动力学达到稳定状态,为等待进一步救治争取了时间。

现在,只有通过心脏外科手术将破裂的心脏修补好,才是范师傅唯一活命的机会。

下午5时许,刚从另一台胸腔镜瓣膜置换手术下来的心脏外科魏民新教授到达ICU,此时,手术室医护及麻醉医生已在患者床旁做好术前准备。当手术刀划开患者皮肤,电动锯破开胸,电刀分离前纵隔,搏动无力的心脏显露出来。根据心脏超声提示的位置很快找到破口,只见6-8mm的破口之中鲜红的血液还在持续不断涌出。在助手的配合帮助下,魏民新教授一手抵住破口、一手精巧缝合,手术没有应用体外循环,全程心脏不停跳,两小时后顺利完成。

死亡率高达80% 多学科协作“鬼门关”抢人

“心脏破裂属于非常凶险的病情,60%~80%心脏破裂患者可即刻死亡,幸运的是该患者破裂处不大且为右心室游离壁破裂,对于能存活至到达医院的就诊患者,应尽快地明确诊断,而进行手术止血及心脏修补是抢救成功的关键。”心脏外科魏民新教授介绍。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0755news.net/shenzhen/4981.html

  • 免责声明:本网站的新闻资讯页面文章、图片等稿件均为第三方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