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圳客户端·深圳新闻网2020年11月4日讯“听说深圳机会比较多,特意从辽宁老家飞过来找工作。”今年英国留学毕业的吴同学,在深圳会展中心举办的就业双选会上寻找工作机会。当天有670家以上用人单位现场招聘,为2.2万名毕业生准备了超3万个岗位。

深圳每年举行的高校毕业生“双选会”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乃至海外高校毕业生,为特区发展提供了强大的人才和智力保障。图为双选会招聘现场。

2020年7月29日下午,周大福电子劳动合同试点启动仪式在深圳盐田举行,这是广东省颁发的第一批电子劳动合同。电子劳动合同试点,可以大幅降低企业劳动合同管理的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有效地防止或减少劳动关系纠纷隐患。

从第一份劳动用工合同到电子劳动合同,是深圳城市发展蝶变的40年,也是深圳劳动关系治理体系逐步走向现代化的40年。

1980年3月,在广东省市劳动部门联合召开的外商座谈会上,竹园宾馆投资人、香港妙丽集团董事刘天就提出:“我们来投资,用工可不可以由自己定?干得不好,可不可以炒鱿鱼?”刘天就建议实行合同制,让员工能进能出,称职就留下,否则就走人,打破“铁饭碗”。

1980年10月,深圳率先在竹园宾馆和友谊餐厅等外商投资企业试行劳动合同制度,第一次打破了“统包统配”的就业制度,诞生了新中国第一份劳动合同。

1983年8月,深圳市政府颁布《深圳市实行劳动合同制暂行办法》,将劳动合同制实施范围进一步扩大,这使深圳成为中国第一个实行劳动用工合同制的城市,对全国劳动用工制度改革起了探路作用。

1993年6月1日,深圳市政府发布通知,在全市企业取消干部、工人身份界限,统称企业员工,在平等自愿协商一致的基础上签订劳动合同,全面实行劳动合同制。至此,深圳企业基本实现劳动用工合同化,员工身份一体化,劳动关系法律化。

如今,“基本工资+岗位工资+绩效工资”三种工资构成的薪酬制度,看起来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但在上世纪80年代,工人捧着“铁饭碗”,吃着“大锅饭”。

1981年,竹园宾馆首创试行“职务工资加浮动工资”的新工资制度,员工收入与酒店经济效益挂钩。一年下来,1982年宾馆纯利翻了一番。“虽然考核细了,但工资水平上去了,大家的工作积极性调动起来了。”当时的宾馆服务员赖莉说,在八十年代她的月薪有200元—300元,“收入比我父母的工资都高”。

深圳第一批中外合资企业经过一系列改革和创新,探索设计出“基本工资+职务工资+浮动工资”的特有薪酬制度,调动了劳动者的积极性,释放出巨大的生产力。

由于毗邻港澳,加上政策优势及体制机制灵活等因素,当时的深圳吸引了大量务工人员“孔雀东南飞”。“当时劳动密集型工厂和小型作坊遍地开花,劳动力市场极其混乱。”深圳市原劳动局退休干部孔庆萍回忆道,一些工厂出现了变现克扣员工薪资,工厂竞相压低工资的情况。

为了缓和日益尖锐的劳资矛盾,当时深圳市决定借鉴国外关于最低工资的制度设计,治理和整顿劳动力市场的乱象,于1992年开始实行最低工资标准,并逐年对标准进行调整。

最低工资标准的出台,标志着深圳规范劳动用工迈上一个新台阶。1994年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明确规定:“国家实行最低工资保障制度”等配套法规,确定最低工资保障制度成为我国一项劳动和社会保障制度,有效维护了劳动者的合法权益。

和谐城市离不开和谐劳动关系。深圳经济特区建立之后,企业逐渐有了一定的用工自主权与工资分配权,劳动市场活跃起来。但随之而来一些用人单位出现了侵犯劳动者合法权益的违法行为。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0755news.net/shenzhen/5257.html

  • 免责声明:本网站的新闻资讯页面文章、图片等稿件均为第三方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