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DoNews  Autumn  
责编 / 杨博丞

  1、自由与代价 

  11点出门,半个小时后到达市中心,在各大餐厅门口转悠一圈过后,“哔~”的提示音开始不时从安德鲁(音译)的手机中传来。

  自从成为了西班牙外卖平台Glovo在罗马尼亚的一名骑手,安德鲁的每一天几乎都以这样的方式打开。对他来说,当初选择加入外卖平台是因为失业后需要一段过渡期来维持生活,却没想到自己一干就是近两年。

  “主要是因为与其他工作相比,外卖配送的工作时间比较灵活,而且只要你勤快一点,收入也还不错。”

  与国内不同的是,由于罗马尼亚几乎没有早餐店,当地人一般都会在家里吃早餐,所以各大外卖平台的配送服务都是从午餐开始,而且安德鲁也不用像国内外卖骑手那样需要参加每天的早会。

  据Glovo平台的运营负责人迈克(音译)介绍,Glovo的工作日历会在一周开放两次,骑手们可以提前在后台选好自己想要的工作时段。“每周一我们会开放这周末的工作日历,而在周四骑手们可以选择下周一到周五的工作时段。”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工作时间的选择权看似掌握在骑手手里,但其实平台也有自己的一套规则:Glovo平台有一套针对骑手的“卓越评分系统”,“卓越分”越高的骑手在工作日历上将会有优先选择权。如果某一个时间段满员了,后面的骑手只能选择其他的工作时间。

  对此,迈克解释道:工作日历的设置主要是为了保证各个时段都会有骑手在线,同时也避免了在高峰时段扎堆现象的产生;而“卓越”评分系统主要是为了公平起见,保证表现好的骑手有更多的机会,另一方面还可以对其他骑手产生一定的激励作用。

  作为一名“卓越”评分高达82分(总分为100)的“老人”,安德鲁在工作时间的选择上的确要自由许多:午高峰的12:00—14:00,再加上晚上的18:00—22:00,一天六个小时,一周工作六天的工作时长对他来说“刚刚好”。

  与Glovo相比,罗马尼亚本地外卖平台Tazz的工作时间则更为灵活,“你可以选择任何你想工作的时间上线,当然下线也是一样。”

  刚刚入职Tazz第二周的外卖骑手约安娜(音译)对这一点感到相当满意,多年不曾工作的她把这份新职业当作一个逃离家庭的“跳板”:“这份工作的时间非常自由,也不用面对复杂的职场人际关系,我就当是出来透透气。” 

  当然,在经济方面没有压力的她自然在收入方面也没有太高的期望。

  据她介绍,Tazz给外卖骑手的薪酬标准也十分简单——按单计算,每单10列伊(当地货币,折合人民币约16元)。而她在入职的这十天里,她每天的工作时间为12:00—16:00,四个小时里大概完成5单配送,其中有一天下雨,还有一天周末她没有外出工作。

  而Glovo的薪酬标准则要复杂许多。据迈克透露,平台付给骑手的工资主要由基础工资、配送距离和等待时间等多重因素构成,而在下雨天和下雪天等恶劣条件下这一数字则会上浮15%—20%左右。此外,Glovo还成立了几种不同的奖励基金,用来激励表现较好的骑手。

  按照安德鲁的计算,平均下来他每小时可以完成两单配送,收入在20—30列伊之间(折合人民币约33—50元),一个月的收入最多可以达到5000列伊(折合人民币约8400元)。

  同时,他还表示,在疫情期间,尽管整个外卖行业有所发展,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涌入骑手大军,实际上到他手里的订单和收入相比之前反而少了10%左右。

  “虽然骑手的工资并不高,但到目前为止我对这份工作还是比较满意的,至少每天上午和下午都有几个空余的小时是完全属于你自己的。”

  2、自行车与电动车

  与国内外卖骑手不同的是,当谈到在工作中遇到的最大难题,安德鲁表示他并不担心配送超时也不害怕客户投诉,这主要是由国内外外卖平台在派单和配送两方面制度上的差异所致。

  据他介绍,Glovo平台上食物的配送时长基本都在半小时到一小时之间,配送距离一般会控制在7公里以内,但由于顾客距离实在较远或者某商圈无可用外卖骑手等特殊情况下,骑行10公里单程耗时半小时以上去送餐的情况也偶尔发生。

  尽管如此,配送超时的情况在当地外卖骑手中并不常见,这主要是由于大多数情况下平台在一次配送过程中只会分给每位外卖骑手一份订单(高峰期不超过两单),只要在取餐过程中不耽误时间,按时完成配送基本不成问题。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0755news.net/tech/4150.html

  • 免责声明:本网站的新闻资讯页面文章、图片等稿件均为第三方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