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DoNews 翟子瑶

  责编/杨博丞

  2020年,最不平凡的一年,在这一年,资本市场经历了持续已久的黑天鹅事件,无论是投资人、创业者乃至公司员工,所有人都在经历困难和找到机会。

  线下文旅等领域虽然受到了重创,但线上的娱乐突飞猛进,影视公司及视频平台不断推出爆款综艺与影视剧,电商平台上的销售额又创新高,每个人似乎都在直播卖货。

  本期,「DoNews」推出后疫情时代特别报道,我们与各领域的投资人和创业者们进行了深度对话,他们每个人都经历了这场洗礼,此为下篇。
这里,有的人在思考转型,有的人在冲击中受益,有的人能茁壮成长和壮大。投资和创业兼具波动性、随机性,同时也兼具混乱、压力、风险等种种因素。

  正如塔勒布在《反脆弱》中提到的:“风会熄灭蜡烛,却能使火越烧越旺。对随机性、不确定性和混沌也是一样,你要利用他们而不是躲避他们,你要成为火,渴望得到风的吹拂。”

  转型

  直播、短视频带货也在疫情期间迎来新机会,而影视行业从业者迎来了新转型。艺人除了参与直播带货外,曾经只出演电影网剧的演员,也开始接拍网络大电影。

  某经纪人告诉「DoNews」,疫情期间,公司的艺人也纷纷开始尝试直播带货,参与线上的各类活动,无论什么方式,需要自家艺人出现在大众面前。

  很多拍院线电影以及网剧的演员开始接网络电影的戏,他们之前是看不上网络电影的。“对于网络电影来说是个好事儿,目前我们也有电影在与演员谈。”智盛联合创始人张云天对「DoNews」说,今年的疫情放大了影视行业的优胜劣汰现象,也加速了网络电影的洗牌速度。

  高碑店的影视公司走了将近一半,从去年影视行业感受到的资本变冷开始,今年让在生死边缘的影视公司雪上加霜。那些没有作品储备、新戏无法开机的影视公司在这个时候自然无法存活下去。而对于一部分有作品储备,现金流还可以流转的公司来说,这个时候反而有了转机。

  对于智盛联合来说,年前的新电影在线上陆续上映,疫情期间新作品无法开机,但还有平台的分账收入,网络电影在内容缺口的情况下,点击与流量情况比之前更好。对于暂时无法开机的新戏,也有了更多打磨剧本的时间。张云天透漏,今年下半年,智盛联合还有五部左右的网络电影需要拍摄制作。

  疫情稳定之后,又陷入了报复性出差、拍摄的状态。横店影视城的场地预约开始紧张,很多公司都在缩短拍摄时间,场地租金以及群演的价格比往常更高,群演的通告费也在增加,顿时成了“香馍馍”。

  而对于服务于影视宣发的公司,仍在等待。

  一场疫情,让攒片创始人黄福建有了更多思考。线下的院线是否只提供观影?还有没有其他的利用方式提高影院的收入以及给观众带来更多额外体验?沉浸式的VR体验能否更充分地用于观影以及影视宣发中?他在探索更多线上电影营销的形式,毕竟公司需要适应当下的市场环境作出转型。

  朱春涛所投资的重力聿画是一个典型抓住机遇转型的例子。

  重力聿画创立于2016年,起初重力聿画是一家具有二次元基因的开发商,从事原创动画制作、原创IP开发、动画广告、动画微电影制作等服务,开发制作了《食神魂》等作品,两季《食神魂》一共收获了4亿播放。

  2019年底,重力聿画看到了视频直播带货的商业模式。创始人朱宇辰选择入驻抖音,打造“我是不白吃”动漫IP形象,用文化科普的方式解读美食文化,收获了千万粉丝。今年7月份融资2000万。

  及时转变赛道、看到行业趋势的投资人依然可以在项目中发现潜力。“在现在的消费市场下,大家开始理性化。类似泡泡玛特这样的公司显然难以出现。投资人需要以更长远的眼光判断出具有成长性、且不容易短时间看到投资回报率但具有持久生命力的项目显得更加重要。”星瀚资本杨歌感慨道。

  冷热交织

  杨歌告诉我们,自5月份到7月份,他已经去了16个城市,出差50天。同样,恶补出差和线下会面也是朱春涛近期的常态。“资本寒冬说了不止两年了,今年冷风继续吹,但很多头部的基金抢案子也很凶。冷是冷闲人,热是热大家”。因为在线办公便捷,创享投资交割案子的速度没有太慢,投资人也从低风险地区出差去了另外一些低风险地区看项目。

  启迪之星创投投资的额温枪、医药消毒类企业也在这个时期爆发。做额温枪的企业、做口罩数字化生产线以及配送机器人的企业都在这次疫情中得到了爆发性增长。口罩自清洁、病毒消杀的领域有了一定增长。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0755news.net/tech/4295.html

  • 免责声明:本网站的新闻资讯页面文章、图片等稿件均为第三方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