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2021年春节仅剩一周时间,抖音在备战春晚红包活动的百忙之中抽身状告腾讯涉嫌垄断,不知是怎样的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2021年2月2日,抖音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式提交诉状,起诉腾讯垄断。抖音方面主张,腾讯通过微信和QQ限制用户分享来自抖音的内容,构成了《反垄断法》所禁止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抖音要求法院判令腾讯立即停止这一行为,刊登公开声明消除不良影响,并赔偿抖音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9000万元。

  面对抖音突然发难,腾讯同日回应“将起诉”。腾讯方面指出,字节跳动公司的相关指控纯属失实,系恶意诬陷。字节跳动旗下多款产品,包括抖音通过各种不正当竞争方式违规获取微信用户个人信息,破坏平台规则,已被法院多个禁令要求立即停止侵权。字节跳动及相关公司还存在诸多侵害平台生态和用户权益的违法违规行为。腾讯表示将继续提起诉讼。

  字节跳动和腾讯,两家中国互联网头部公司之间的“大战”一触即发。作为牛年春节红包大战的序曲,也是2021年反垄断“大年”的开篇,很庆幸看到各司这一次拿起了法律的武器,而不是在社交媒体上掀起毫无意义的“口水战”。

  抖音的起诉,用一句话说就是“天下苦腾讯久矣”。微信封外链的做法早已有之――用户想分享淘宝链接,过来的是一串火星文,但腾讯投资的拼多多就能请轻松霸占用户的屏幕,“砍一刀”不绝于耳;用户想分享抖音视频要经历繁琐步骤,但腾讯系的快手、微视、视频号就能一键分享,差别对待过于明显。

  但抖音就不“封杀”吗?也不。目前抖音已开始禁止用户从抖音引流至微信、QQ等,不过矛头对准的是财经、医疗垂类创作者。抖音“命令”财经、医疗垂类创作者删除自己个人联系方式,称卖课、非法荐股、非法行医会对用户财产、人身安全造成损害。去年8月抖音开始杜绝第三方商品外链,被网友视为“过河拆桥”。

  放眼望去,皆是利益。当平台拥有绝对的用户和流量后,就可以单方面制定规则,将“马太效应”运用极致。在资本面前,用户权益仿佛不值一提,只能一次又一次地经历“二选一”、“封杀”、“大数据杀熟”、“搜索降权”,从开始的无力反抗,到最终的见怪不怪、习以为常,好一个“温水煮青蛙”。

  好在,随着2020年底《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 公布,以往隐蔽、难以判断的技术垄断成为反垄断范围。2020年12月14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依据《反垄断法》第48条、49条作出处罚决定,对阿里巴巴投资有限公司、阅文集团、深圳市丰巢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分别处以50万元的顶格处罚,“互联网反垄断”大幕正在徐徐揭开,2021年注定将见证更多前所未有的互联网反垄断大事。

  这对永远“没得选”的12亿微信月活用户、6亿QQ月活用户、6亿抖音月活用户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期待这一次“头腾”大战在法律框架下平稳进行,不要再让用户太“头疼”。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李方)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0755news.net/tech/6349.html

  • 免责声明:本网站的新闻资讯页面文章、图片等稿件均为第三方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